您好,欢迎来到山东煤炭交易中心! 收藏主页
印尼1月煤炭出口禁令影响几何

  据法新社报道,印尼因担忧国内电力供应不足,宣布于2022年1月1日至1月31日停止动力煤出口。印尼能源部在一封信中表示,该部将在评估国家电力公司和独立发电商的库存量之后,重新审查煤炭出口禁令。信中还提到,现在印尼民用电供应非常紧缺,电力供应不足可能影响到1000万个家庭和工业用户。如果不采取战略行动,印尼国内可能会出现大面积停电。

  印尼重申“国内市场义务”政策
  资料显示,2018年,印尼政府曾出台一项名为“国内市场义务”的政策,要求煤企必须至少向印尼国家电力公司Perusahaan Listrik Negara(PLN)出售其产量的25%,且供应的6322大卡动力煤价格不超过每吨70美元。
  然而,2021年国际煤价不断走高。印尼能源部的数据显示,2021年,印尼动力煤标杆价(HBA)连续8个月上涨,在11月超过每吨210美元,是政府限价的3倍,即便国际煤价在12月迎来大跌,依然达到每吨160美元,是限价的2倍多。
  国际能源署在其年度报告《煤炭2021》中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后的经济增长推动全球对煤炭的需求在2021年创下历史新高,这一趋势将持续到2024年。
  越来越大的差价使印尼煤企不愿意将煤炭供应国内,而更倾向于出口。
  印尼能源部高级官员里德万·贾玛鲁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因为各个燃煤电厂每个月的煤炭供应都低于要求,印尼国家电力公司和独立电企的煤炭库存处于极低水平,对该国电力供应构成威胁,故决定限制煤炭出口。
  1月3日,印尼总统佐科重申了这一政策。他要求煤炭和天然气生产商优先考虑国内市场需求,而不是对外出口,如果煤企未能达到政府要求,至少将煤炭产量的25%保留给国家电力公司,将面临惩罚。他表示,这些企业的营业执照可能会被吊销。
  据BBC报道,此次并非印尼首次下达煤炭出口禁令,2021年8月,印尼政府对34家国内煤企下达暂停煤炭出口禁令,因为这些企业未能履行1月至7月的“国内市场义务”政策。
  此举遭到印尼国内反对
  印尼作为全球最大的动力煤出口国,2020年出口量约为4亿吨,主要面向中国、印度、日本和韩国。
  据BBC报道,出口禁令立刻遭到了印尼国内的反对。印尼煤炭开采协会(ICMA)呼吁能源部撤销禁令。在一份声明中,该协会称上述政策是“在没有与商业参与者讨论的情况下仓促采取的”。
  印尼煤炭开采协会主席称,这一出口禁令可能会影响该国每月相对固定的煤炭产量,进而引发煤企和国际买家间的商业纠纷。他还说,“这将影响印尼作为世界煤炭供应商的声誉和可靠性”。
  印尼曼迪利银行(Bank Mandiri)分析师库素马预测,随着国外客户煤炭库存下降,印尼的出口禁令将在未来几周推高全球煤炭价格。同时,印尼的煤炭客户可能转向俄罗斯、澳大利亚和蒙古国等国家。
  库素马表示:“在全球充满不确定性的背景下,客户通常会去寻找最安全的合作伙伴。”
  值得一提的是,贾玛鲁丁表示,当印尼国内燃煤电厂的煤炭供应全部满足后,煤炭出口将恢复正常。
image.png
印尼苏门答腊岛的一艘运煤船
  主要进口国对此反应不一
  据阿格斯媒体(Argus Media)1月4日报道,在印尼发布出口禁令后,韩国政府在该国能源部的网站上发布声明称,印尼煤炭出口禁令对该国的短期影响是有限的,至少在1月是这样的。
  根据报道,韩国能源部于1月3日与该国5家国有公用事业公司和相关参与者举行了紧急会议,评估1月印尼煤炭出口禁令对该国市场的影响。会议纪要显示,考虑到公用事业公司目前的煤炭库存水平以及来自其他国家的交付没有中断,预计印尼煤炭出口禁令对韩国的短期影响有限。
  声明称,1月来自印尼的预定煤炭中约有55%已经到达韩国或者装船,但其他煤炭的到达将被推迟。
  数据显示,2021年,韩国进口的煤炭以澳大利亚煤为主,占到其进口总份额的49%,其次是印尼煤,占20%,再其次是俄罗斯煤,占11%。
  据《海湾时报》报道,2021年,印度从印尼进口的煤炭占到印尼煤炭出口总量的15%以上。如果禁令持续下去,印度可能会从其他出口国那里进口煤炭。
  “我们可能会看到更多其他煤炭出口国,比如澳大利亚的煤炭运往印度,如果印度能支付更高昂的费用,那些本来运往其他国家的煤炭也会被运往印度。”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据标普全球资讯报道,日本经济、贸易和工业部的一名官员在1月1日接受采访时表示,日本正密切关注围绕印尼宣布1月煤炭出口禁令的事态发展,因为恰逢该国电力需求高峰季节。
  2021年,日本消费的动力煤中约有60%从澳大利亚进口,13%从印尼进口,因此该国认为印尼煤炭出口禁令对其直接影响有限。此外,这名官员表示,日本的电力公司和独立电力生产商持有大约1个月的煤炭库存。
  日本电力开发公司(J-POWER)预计该禁令不会对其动力煤采购产生任何直接影响,因为其库存充足且已经做好充分准备,包括从其他电厂调入煤炭,或者从别的煤炭生产国进口煤炭。
  但也有日本市场消息人士表示,由于当地电力公司转向燃气发电的潜在影响,他们正在谨慎观察印尼煤炭出口禁令的情况。
  “这令人担忧。”一位日本贸易商在谈到印尼煤炭出口禁令时表示, “虽然日本不像其他国家那样依赖印尼煤炭,但出口禁令的影响可能会很大。”
  这位贸易商补充说,一些日本电力公司如果无法进口煤炭,可能会选择使用更多的液化天然气。
  据路透社报道,印尼政府原计划于1月5日召开会议对禁令进行重新审查,但会议被延期,印尼能源部一位官员在1月6日表示,目前尚不清楚他们是否会提前终止禁令。